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小龙女淫药迷失

小龙女淫药迷失
黄蓉悠悠醒转后,她一张开眼,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刑房里,而且自己一丝不挂地被铁链锁在墙上。她试试运功动了一下,那铁链很粗,根本没法挣断。但黄蓉毕竟有女诸葛之称,很快冷静下来,她注意了一下四週,只有两个士兵守着,刚想着如何脱身,那个粗鲁的蒙古军官就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进来

  他径直来到黄蓉面前,伸手摸了摸黄蓉裸露的乳房:「嘿嘿,想不到鼎鼎大名的黄女侠,武林第一美女竟会被锁在刑房里。哈哈哈!」

  黄蓉被他突然叫出名字,大吃一惊,脸不由自主地红了。待到自己雪白柔嫩的双乳被对方捏住,顿时羞得满脸通红,无奈自己动弹不得,没法避开。黄蓉平时高高在上惯了,现在被人这样淩辱,羞得她低下头不敢看。这种尴尬的情形下,饶是黄蓉也不知如何应对了。

  蒙古军官转身拿了一根粗大的鞭子说:「黄女侠,你是武林高人,在下的鞭法如何,想请女侠指教指教。」说完,他一鞭狠狠地打在黄蓉坚挺丰满的乳房上,发出响亮的「啪」一声。

  黄蓉丰满的乳房被打得不断跳动,但白皙的皮肤上没什幺痕迹,只是微微发红,显然是黄蓉用内功护体,卸去一大部分力气。但柔嫩的乳房毕竟不能承受那幺大力的鞭打,被打的地方开始慢慢发烫。

  鞭子一鞭接一鞭地落在黄蓉的乳房上,黄蓉紧咬住牙不开口,但卸了力的鞭击,刚刚好对乳房造成极大刺激,黄蓉敏感的身体竟然不听话地在鞭打中开始有了反应。这等于乳房被大力揉弄,黄蓉的呼吸慢慢粗重起来,脸上罩上了一层红晕,乳头在与鞭子的摩擦中慢慢变硬,性感的下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。

  这一切都看在那蒙古军官的眼里,黄蓉的淫蕩反应大大刺激了他,他一边打一边大声对週围的人说:「快叫弟兄们来看,这贱人被打也会兴奋。哈哈!」飞舞的鞭子中,黄蓉柔嫩的双峰像大海的波涛般不停起伏,泛起一团白白的肉浪。

  不一会儿,刑房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来看热闹的士兵。黄蓉的羞辱让她的心里浮起一股莫名的巨大刺激,不断冲击着她的脑海,撕裂她最后一丝理智。

  黄蓉开始忘情地大叫起来:「打吧!打……蓉儿的穴好痒,快,快帮我打它!」黄蓉的慾望已经完全取代了理智,她大声地哼哼起来,一副舒服的样子。此刻的黄蓉简直比一个下贱的风月女子还不如,黄蓉内心深处的慾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,她已在刺激中忘记了自己女侠的身份。

  这时,乱舞的鞭子让黄蓉的肉体不断受到强烈的刺激,同时黄蓉淫蕩的叫声和性感的身体让士兵渐渐兴奋起来,个个的胯下都撑起了一个个小帐篷。黄蓉气喘吁吁地说:「把……把蓉儿放下来干个痛快嘛,干完再打不迟呀! 蓉儿快受不了了,嗯……」

  众士兵和那军官一听,哪里还忍得住,本来黄蓉的绝色就已让他们大流口水了,现在听到她竟然主动要求被操,一起涌上去把黄蓉解了下来,放在地上就扑上去,十几根火热的肉棒在黄蓉的身体上摩擦,一有机会就插进黄蓉饑渴的淫穴里。

  黄蓉张开口含住一个士兵的龟头,也不管髒不髒就大力吮吸添弄起来,蜜穴和菊洞里同时含着一根肉棒,两手还抓着两支,轮不上的只好把自己的阴茎放在黄蓉俏美的脚趾缝里抽弄。

  黄蓉丰满的双峰被几只大手狠狠捉住,像揉棉花一样揉捏,白浓浓的乳汁不断被挤得从乳头喷出来,落在士兵的身上。由于黄蓉兴奋淫蕩的表现,众士兵不久都达到高潮,白浊的精液不断落在黄蓉完美的身体上,黄蓉也兴奋地大声淫叫,下身不断地洩出滚烫的阴精。

  高潮刚过,黄蓉的兴奋也慢慢减退,理智慢慢恢复,她定了定神,看了看週围,突然猛地一挣,跳了出来,白皙的双脚灵活地踢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士兵们。随着一声声惨叫,十几个士兵和那军官都被踢晕,黄蓉顺手拿了自己被扔在一边的衣服就马上向门外跃去。可偏偏在这时,门外进来一个人,二话不说就向黄蓉的穴道点去,黄蓉正跃向门外,措不及防被那人点中,顿时停在那不能动了。

  黄蓉又羞又急,待看清来人时,她大吃一惊道:「潇湘子?」来人身材高瘦,脸无血色,形若殭尸,正是那自称湘西名宿的潇湘子。

  潇湘子阴阴地笑道:「难得大名鼎鼎的黄女侠还记得区区在下。嘿嘿!」

  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黄蓉满身汙垢的身体:「嘿嘿,黄女侠真不愧为武林第一美女, 您的身材真让在下惊叹不已,不过好像髒了些吧,黄女侠难道不爱洗澡吗?」

  黄蓉被他的话羞得要死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但全身无法动弹,只得任由摆布。自然,黄蓉又重新被锁在墙壁上。

  潇湘子看着黄蓉说:「黄女侠,你不觉得奇怪吗?为何我们知道你会离开襄阳而来这地方?」黄蓉摇了摇头。

  潇湘子又说:「嘿嘿,别急,待会有得你惊喜的。」

  刚说完,外面进来一个人,「尹克西!」黄蓉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
  来人是一个胡人,颈悬明珠,腕带玉镯,珠光宝气的,正是尹克西。但当黄蓉看到尹克西旁边那人时,吃惊得大喊:「芙儿!」

  郭芙彷彿不认识黄蓉似的,偎依在尹克西的身上,眼光里满是淫蕩的光芒。

  「你……你们对她做了什幺?」黄蓉气奋地质问道。

  「也没什幺,就是餵了点补药,她就非跟我不可了,还把你的行蹤全盘说出来。嘿嘿嘿!」尹克西满不在乎地说。

  黄蓉气得直发抖,这时门外又进来两人,其中一个满身伤疤,极为恐怖,像是深度烧伤的人,脸上还戴了个面具,看不清楚长什幺样。而另一个白肤胜雪,一袭白纱衣,美得像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俨然是早已失蹤的小龙女!黄蓉这一惊非同小可,不禁脱口而出:「龙姑娘!你这幺在这里?」

  小龙女看了看黄蓉,说:「郭伯母,我……嗯……」

  小龙女原先白得没血色的脸上此刻竟有了一片红晕,黄蓉是过来人,一看就知道是正在兴奋中。黄蓉看小龙女表现有异,立刻反应过来,瞪着尹克西等人:「你们给她吃了药?」

  尹克西哈哈大笑,说:「果然不愧是黄帮主,什幺事都瞒不过你。龙姑娘的确是略微滋补了一下,不过不碍事的。哈哈!」

  他顿了顿又说:「没想到,我和潇兄弟特地跑回绝情谷一趟竟有这幺多意外发现,那天,我们到谷里一看,竟然烧了个精光,大伙搜索了一下,什幺都没有,只有这个烧得不人不鬼的女人还有一口气,就顺便救了回来。」

  说到这里,那怪人突然拿出一支拂尘向尹克西打来,怒道:「你说什幺?」

  尹克西笑着躲开:「怎幺,想杀恩人吗?」

  黄蓉看到那支拂尘,大为震惊:「你是……李莫愁?你没死?」

  李莫愁狠狠瞪了黄蓉一眼:「哼,那是我命不该绝,老天爷给我机会找你算帐!」

  黄蓉叹了口气,说道:「你又何必如此,唉!算了。那,那龙姑娘是怎幺回事?」

  尹克西又说:「那要感谢你这位好女儿了,我跟她上了一次床,她就什幺都说了,包括龙姑娘掉下谷底的事。后来我们下去找了一下,没想到刚好碰到龙姑娘从水塘里出来,哈哈哈!真是天助我也,如果不是她刚好出来,我们可想不到那水池下面还有个地方。嘿嘿!龙姑娘本来是中了很深的毒,不过我们随同的人中有精通医术的,从那谷底找到东西帮她解了毒,顺便还小小滋补了一下。」


  黄蓉初听到郭芙惨遭毒手,气得浑身发抖,后面听到小龙女被从谷底找出,大为感慨,心想:「我以为龙姑娘已经跳崖自尽了,原来尚在人世,可喜还解了毒,但可惜又落入虎口。」

  待听说小龙女从潭里出来才明白:「怪不得龙姑娘会没事,原来那下面是水塘。」

  黄蓉随即又想到自己三人落在他们手里的处境,她瞪了他一眼:「你们想怎幺样?有事来找我,放了我女儿和龙姑娘,这与她们无关!」

  尹克西说:「黄女侠,别误会,是你女儿硬要跟我的,我可没逼她。至于龙姑娘嘛,她大概也不想走了。」

  尹克西拿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,说:「这是我走遍天下才找到的奇药,她们两个都吃了,黄帮主也吃一粒吧,很补的。放心,这不是春药,不过它会把你的性慾望提高一百倍以上,但不会模糊你的意识,以后要怎幺做还是你自己的意志。怎幺样,这药很好吧?吃一粒,可以有一年的效力哦!」

  说完,他不由黄蓉分说,把药丸硬塞到她嘴里。黄蓉手脚被缚,无法反抗,那药入口即化,马上流了进去,黄蓉暗叫不好,想运功逼出来,可那药的药力十分奇怪,内力对它完全没用,怎幺逼也逼不出。

  尹克西对週围的人说:「把龙姑娘也挂在这里,我们先去吃顿饭再来看她们两个。「」说完,尹克西大笑声中搂着郭襄走了。

  黄蓉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却无法可施,心里一股强烈的慾望却正在以不可抵挡的力量涌上脑海……

  过了不久,黄蓉心里的性慾望已经变得十分强大,脑海里开始被这无尽的慾望佔领,平时的廉耻和道德逐渐被这原始的渴望所佔据,黄蓉渐渐放弃了抵制, 转而接受这巨大的慾望。身旁的小龙女一声不吭,眼光里充满了诱惑,显然性慾早已经佔据了理性。

  这时,尹克西一伙人进来了,他走到黄蓉面前:「黄女侠,现在感觉如何?舒服不?」

  黄蓉添了添嘴唇不说话,但她眼睛里充满渴望的眼光,显示她已完全屈服于这种巨大的渴望了,理智已经逐渐被性慾征服。前所未有的强大慾望正让黄蓉逐渐迷失自我。

  尹克西说:「看看,没骗你吧?哈哈!黄女侠,有个问题,这里的士兵们可都对你有点恨意呢,看来要惩罚一下了,我们敬你是个女侠,你自己选一个刑罚吧,不然士兵们可要不满了。」

  黄蓉刚要破口大骂,但头脑一热,一股无名的慾望冲上了脑海,脸上发烫起来,全身也慢慢发热。她闷了半晌不吭声,终于颤声说道:「这……让士兵们用他们的棒子狠狠干,干蓉儿可以吗?」

  黄蓉已完全屈服于无尽的性慾了,她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囚犯的处境,不顾一切地追求性的享受,沈沦于淫乱的慾望中了。

  尹克西哈哈大笑说:「黄女侠选得好啊,但你毕竟才一个人,可我们有一百个弟兄要,你行吗?」

  说到这里,李莫愁看了看小龙女,说:「师妹,你想不想帮帮郭夫人?」小龙女性交经验不多,但吃药已久,在强烈慾望的驱使下,她内心深处早就渴望性交了。

  她想了想,红着脸说:「好,好啊,龙儿也想帮帮忙……」说到这里,两人都红了脸低下头,不自觉地扭动来摩擦自己的下身。

  尹克西看她两人说出这幺蕩的话来,知道她两人的理智已经崩溃了,两个大美人已在淫药的作用下完全臣服于原始的慾望!他打量了一下她俩,黄蓉是妖艳性感的绝色美人,而小龙女妖艳不及黄蓉,但却有一股清纯脱俗的气质和俏美的外貌,两人各有各的美,但都是当世难得一见的大美女。

  尹克西舔了舔嘴唇,在两人的下身摸了一把,说:「妈的,今天兄弟们有福气了。来人,把这两个骚货带出去!」

  黄蓉和小龙女被带到一个大房子里,那里早已聚集了上百个蒙古兵,围成一个圈,在中间放着几张桌子,黄蓉和小龙女两人就一丝不挂地躺在上面,週围无数火辣辣的眼光盯在两人完美的躯体上。

  黄蓉用诱惑的眼光注视着週围的人,略带羞涩地说:「蓉儿过去在襄阳杀了不少蒙古兵,各位如果恨我的话,就请狠狠地操蓉儿的下面最重要的肉穴,不用客气。」说完,她还自己用手拨开阴唇让众士兵看她嫩红的内壁。

  这时,潇湘子走上前,伸出他那殭尸般的手抓住黄蓉丰满的乳房用力一挤, 兴奋的奶头上马上喷出浓浓的奶水。

  潇湘子哈哈大笑:「看来我们的黄女侠不但是个大贱货,还是个奶牛呢!」

  黄蓉脸红红地说:「蓉儿的奶子可是很不乖的,你们要是吸不出奶水,就狠狠打它让它听话,别……别手下留情哦!」

  这时,旁边的小龙女张开自己嫩白的两条美腿,喘着气对士兵们说:「龙儿这里也好想要哦!不用客气,狠狠地插龙儿,插……插它。」

  潇湘子走过去,摸了摸小龙女的乳房,小龙女的乳房不像黄蓉那幺大,但是十分坚挺,奶型很好,粉红的乳尖微微翘起,十分可爱。

  潇湘子说:「龙姑娘看来也是骚货呢!那幺,士兵们等了很久了,开始吧?」

  轮姦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。潇湘子抢先一步,扑在黄蓉身上,张口就向黄蓉的阴户吻去,黄蓉舒服得发出一声淫叫。却见潇湘子猛地离开黄蓉的阴户,呸了一口:「这浪货的阴户还真髒,竟有那幺多精液。」黄蓉刚才跟军官等几个士兵干了一场,还没洗乾凈,难免有些汙垢残留。

  听到自己的身体被当众辱骂,黄蓉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害,她害羞地说:「蓉儿的穴好髒的,要好好惩罚,你快用棒子插它。」

  潇湘子见状,随即掏出自己黑黝黝的丑陋肉棒,一下子就捅进黄蓉的肉穴,  还大叫着:「哈哈!居然能插到武林第一美人黄蓉,看我不插烂你这个烂穴!」

  这时,旁边几个蒙古兵早已把浑身酥软的小龙女按倒,几根粗大的肉棒也马上捅进小龙女紧密的蜜穴和菊门里,小龙女吃痛刚要叫出来,两根大肉棒就塞住了小龙女的小口。轮不上插小龙女的蒙古兵也不甘寂寞,抓起小龙女白皙的小手和脚裸摩擦起自己的肉棒。再轮不上插两人的就站在后面一边看一边自慰,一等到有机会就扑上去狠狠地插。

  小龙女的穴跟未经人事的处女穴一样紧,菊门更是小巧得可爱,骤然间被粗大的肉棒粗暴地插入,大大撑了开来,柔嫩的肉壁很快被撑出小裂缝,鲜血顺着小龙女的身体流下来,但蒙古兵们可不管,他们照样狠狠地抽插。 

  没多久,刺激带来的快感逐渐代替了小龙女的疼痛,小龙女开始主动配合肉棒的进出,嘴里用力舔着肉棒,发出愉悦的哼声,完全没了一丝羞涩的样子。小龙女酥软的肉体在蒙古兵的抽插下不断兴奋地扭动着,完全是一个蕩妇的模样, 与平时冰清玉洁的小龙女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黄蓉和小龙女各有各的美,那些饑渴的蒙古兵突然碰到这样两个绝色尤物,个个性情大发、性慾高涨,许多人都相继干过她两人的身体,白浊的精液不断流在她两人雪白的肉体上,轮姦在渐渐进入白热化。

  黄蓉和小龙女两人不知已经洩了多少次身,但在淫药的作用下,两人的慾望不但没减退,还越来越高涨,两人乾脆爬到一起。慾火焚身的小龙女兴奋地爬到黄蓉的下身,张嘴吮吸黄蓉的阴户,吸了满满一大嘴后又与黄蓉亲起嘴来,两人忘情地吞嚥着这汙浊的液体。

  两人的乳房互相摩擦着,两个红硬的乳头互相碰撞,一阵阵触电的快感更加彻底地摧毁两人的基本道德观念。干到最后,黄蓉首先体力不支,躺在地上喘气,小龙女则乾脆坐上黄蓉的胸部,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黄蓉丰满的乳房上,两条沾满精液的美腿大大张开,让两个蒙古兵抓住,而一个高大粗壮的士兵即坐在黄蓉的肚皮上,把阴茎狠狠在小龙女早已红肿的蜜洞里抽插,两人把黄蓉当起床来,在上面大力做爱。

  小龙女雪白的屁股压着黄蓉同样雪白的双峰大力揉动,屁股上和乳房上的精液混在一起,夹在两团美肉间被大力挤压。黄蓉兴奋不已,用手抓住小龙女的屁股,让小龙女更大力地揉动。

  那蒙古兵的体重可比小龙女重得多,儘管黄蓉内力深厚,但柔嫩的肚子怎幺禁得起蒙古兵屁股的大力搓揉,黄蓉捲起两条美腿盘住蒙古兵的身体。没多久,  她一声哼叫,下身一股淡黄的尿液喷了出来,高贵的女侠黄蓉竟被一个蒙古兵坐到当众失禁了!

  可黄蓉竟在这种情形下高潮了,她甜美地叫了起来,大量的蜜液随着尿液同时喷了出来,大叫道:「啊……嗯……好舒服啊!快,大力些,揉人家的奶子,嗯……啊……」

  尹克西见状大感意外,他说:「就算药的效力再厉害也不会这样,看来黄女侠骨子里竟有一股天生的淫蕩,哈哈哈!真是想不到。」

  与此同时,小龙女也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,她被那大肉棒插到高潮了,大量淫水流在黄蓉的乳房上,一直向脖子流去,她忘情地叫道:「嗯……龙儿的穴好舒服啊……啊……再大力些,抽乾龙儿的臭水……嗯……」

  小龙女平时善于克制情感,可此时在淫药的作用下,长期压抑在心里的慾望被完全激发出来了。

  黄、龙两人忘情迷失地享受、大喊,这淫糜的场景又刺激了更多蒙古兵再次爬上两人的身体……一阵阵狂抽猛插,以强烈的冲击和彻底贯穿的方式,干得黄蓉全身酥酸麻痒,宛转娇啼、气喘嘘嘘,根本忘了今夕是何夕,那里还能再抵抗半分?脑中只剩下对肉慾最原始的追求………